性别重置手术概论

跨性别者可能寻求一系列性别肯定干预中的任意一些项,包括激素治疗、手术、面部毛发移除/植入、嗓音和交流干预训练,以及行为性适应(如生殖器隐藏或填充)。跨性别者可以进行各种性别肯定手术。这些包括特定于性别肯定的手术,以及非跨性别人群中也通常进行的手术。

性别重置(再分配)手术(Sex/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及性别肯定手术(Gender Affirming surgery)及性别确认手术(Gender comfirmion surgery)是现在使用的更为性别友善、更被跨性别者接受的措辞,以代替有猎奇意味及不准确的“变性手术”(Sex change)。通常,在跨性别者社群中,性别重置手术被缩写为“手术”或“SRS”,视语境而定可能指代生殖器的手术或任何可能的手术。

跨性别男性的性别重置手术(性别肯定手术)项目主要包括子宫+附件切除、阴道闭锁、阴茎成形、尿道延长、支撑体植入、阴囊睾丸成形、乳房切除等手术,这几项通常需要至少3次以上手术完成,其多次手术的过程在社群内俗称”一期“”二期“”三期“等等。

其它干预:包括面部毛发,声音改变,生殖器翻折隐藏和包装,以及束胸。

以上项目并非强制性,选择哪几个项目完全可以根据跨性别者自己的需要,但如果需要更改身份证性别身份的话必须完成”一期“手术(下文介绍)。

英文社区常用的介绍体系为:

英文FTM 手术一般分为三大类:
1.胸部重建手术(也称为top surgery或男性胸部轮廓);

主要分为双切口/双侧乳房切除术(DL)和锁孔/乳晕周围切口。还有一些其他用于胸部重建的手术变体,包括“倒 T ”形切口、“饼形楔形” 方法,不太常见。


2.子宫切除术卵巢切除术hysterectomy/oophorectomy,分别切除子宫和卵巢);

子宫切除术的可选术式为:通过腹部切口切除子宫和子宫颈 (TAH)通过阴道切口切除子宫和宫颈 (TVH)腹腔镜辅助阴道子宫切除术(LAVH)全腹腔镜子宫切除术 (TLH),它们的本质区别是手术刀、手术镜从哪里进去、子宫从哪里拖出来。


3.生殖器重建手术(也称为”bottom” surgery或 GRS)。

形成阴茎本身的方式主要分为阴蒂释放术(MetoidioplastyCenturion)和阴茎成形术(Phalloplasty使用身体其他位置的皮瓣),其余包括阴囊成型术尿道延长、睾丸假体植入、阴道闭合在内的诸多手术。

国内(尤指长海医院)常用的介绍体系为:

一二三期2.5期四期加硬

一期为:切提闭(切子宫及其附件,提升尿道(即延长尿道到更前端)闭合阴道),

二期为:皮管(可选合并胸廓男性化手术)(掀起引股沟双蒂皮瓣)

二点五期:断蒂(把原来三期成型的第一步离断双蒂皮瓣的远端拿出来单独作为2.5期,实际上是对皮管微小动刀作处理,不是要切阴蒂)

三期为:成型

一期前可能进行取毛(实际上是为取阴唇周围,阴唇前联合,阴阜靠近阴唇前联合的小部分区域毛囊,以防止尿道提升后产生内生发毛结石等泌尿问题)

四期:加硬(实际上是对阴茎安装假体)

px:胸廓男性化手术,简称平胸,简简称px。

修头(学术名称是乳晕男性化手术,亦可调整乳头大小)

术式中,国内外也有微小差别。

为什么手术?你确实需要手术吗?


SRS 并不是对每个跨性别者都是必须的,其直接作用仅仅是将生殖器官重塑,且获得包括插入式性交(三期完成后)、站立如厕(二期后)在内的部分功能,以及在一些国家得以修改法律性别的权利(在大陆地区为一期)。

在社会身份等方面,SRS 的影响是相对间接的。此外在进行良好的 HRT 的基础上,SRS(或单进行性腺切除)对内分泌方面进一步的影响相对有限,而长期 HRT的风险也并非不可控。

WPATH 指南对 SRS 在术前的 HRT 和 RLE 时长上有着严格的规定,但每个个体的状况不一。

性别焦虑有着不同的指向:

一个人可能会看重男性的社会身份和他人的认同,也可能会重视着装和外在身体特征上的男性化,亦有可能着重在意第一性征。
一个人身上常常不同程度地同时存在指向所有这些方面的性别焦虑,但也可能在某些方面相对较轻或并不存在。

同时,不同的个体的需求程度也有区别:

一些个体无法接受以未 SRS 的身体生存,一些个体尽管强烈寻求 SRS 但也能在一段时间内正常生活,而对另一些个体而言 SRS 可能只是能够让生活更加舒心的选择。
有的个体长期稳定地以男性外观和身份生活,但有时可能因生理或法律文件上的性别遇到麻烦,这时对他而言也许有(亦或是没有)意愿和机会基于自己的安排选择适时 SRS.
也有个体的性别认同长期受到压抑,被自己所厌恶的第一性征所折磨,这时即使没有经历 RLE 或 HRT,也许对他而言立即 SRS 也是更优的选择,而他也有能力基于自身状况合理地做出判断。
但同时也有一些个体,对 SRS 的效果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因在术后并没有得到期望的社会身份转变而失望乃至后悔。

每个人都应当认清自己的心理诉求,理性地分析利弊做出选择。毕竟,SRS 往往能直截了当地解决第一性征的问题,但对其他方面的性别焦虑并不能直接地起到作用,而就和 HRT 一样,进行 SRS 的决定是不可逆的,在困扰与痛苦中蹉跎的时间同样是不可逆的。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即使是完整的转变之后,我们也只是近乎得到了地球上另一半人生来就有的东西。在完成 SRS 以外,我们还有其它各方面的转变,以及更加重要的,其它所有的人生目标与追求。将 SRS 或转变视为唯一的人生目标,为之牺牲其它重要的机会,很可能是不明智的。

为什么要进行一期手术中的子宫切除术/卵巢切除术?


一些医生建议在开始睾酮治疗的前若干年内进行子宫切除术和卵巢切除术。

首先,有人担心长期睾酮治疗可能会导致卵巢出现与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相似的症状。PCOS 与子宫内膜增生(子宫内膜(子宫内膜)生长过多时发生的情况)以及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增加有关,亦可能导致肥胖等问题。应该指出的是,目前并未有研究证明跨性别男性的睾酮治疗是否会增加患此类癌症的风险。首先,跨性别男性人数并不多,而且许多人在激素治疗的早期就接受了子宫切除术/卵巢切除术或睾酮治疗之前本就患有 PCOS,因此很难研究睾酮对子宫和卵巢的长期影响。另外,目前即使对顺性别女性的PCOS研究也不充分,无法证明高睾酮症状与其余内分泌症状(如胰岛素抵抗等),究竟何为因,何为果。

另外,除阴道萎缩干燥及其引发的阴道炎为确凿事项外,长期使用雄激素与盆腔器官的健康之间的关系尚不完全清楚。而且由于许多跨性别男性在想获取持续的妇科护理时会感受到尴尬、性别烦躁或干脆直接获取不到,因此有些人可能会将此类手术作为预防措施。

但跨性别男性选择是否进行子宫/卵巢手术是自由的,跨性别男性亦可选择保留自身的生殖功能。应仔细考虑自身的需求。

选择不进行子宫/卵巢切除手术的跨性别男性应该继续定期进行巴氏涂片检查以筛查宫颈癌。如果出现任何不规则阴道出血(包括点滴出血),应该寻求医生的护理(可由友善的跨性别序列医疗医生进行转介)。进行子宫切除术前的跨性别男性经历子宫内膜组织积聚的情况并不少见。(子宫内膜组织通常在月经期间脱落,但由于睾酮治疗几个月后跨性别男性往往会停经,额外的组织可能会继续积聚,最终可能会以斑点的形式脱落。)最终可能会以斑点的形式脱落。不规则出血可能是癌症的征兆(尽管通常情况并非如此),经历任何出血/点滴的跨性别男人应该去看医生,医生会进行测试以确定点滴的原因。这些测试可能包括子宫内膜活检和/或超声检查。医生可能会建议短期使用口服一些孕激素制剂,以使子宫脱落多余的子宫内膜组织。虽然这可能令人不快也可能带来不舒服的体感,但有必要时仍应筛查和治疗。